此部队为何被称为济南第一团?完胜蒋介石亲信爱将的就是他们!

在解放战争中著名的济南战役中,有一个场景已成为一个经典画面永远地定格在人们对这场战役的影像记忆中,那就是解放军战士把一面“打开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红旗插在济南城头上的历史性时刻。 那么,究竟是哪支部队克服重重困难,完成这一光荣任务的呢? 这支部队就是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第9纵队第5师第3团,正是凭借此战中的英勇表现,他们完胜并活捉了蒋介石爱将王耀武,解放了济南城,被中央军委批准授予“济南第一团”的光荣称号。 济南战役从1948年9月16日正式开始。各参战部队与敌激战后,于20日扫清了外围,攻进济南外城。守敌王耀武将大部主力龟缩进济南老城,企图凭借坚固工事负隅顽抗。 王耀武是蒋介石的亲信爱将,被其誉为“善于带兵,指挥才能出众”。济南老城则是王耀武部防御体系的核心,城墙高14米,厚10米,全用砖石砌成。敌人在城墙和城角上用钢筋水泥修筑了无数地堡,并在城头上挖了便于部队机动的环城交通沟,在城东南角的气象台上设置了可以瞰视老城内外的观察所。 按照部署,第73团将从这里突破老城。团把突击老城的任务交给了第3营第7连。这个连是第9纵队有名的攻坚连,上级曾以“常胜连”的光荣称号嘉奖过他们。在这次战斗前,纵队政治部写信鼓励他们,师政治部副主任还亲自到连里作战斗动员。 在动员会上,团首长把一面绣着十个大字的特制红旗交给了指导员彭超,全连庄严宣誓:“一定要把红旗插上济南城头!” 9月23日黄昏,7连分散隐蔽地进入冲击出发阵地,他们同敌人只隔一条护城河,河上有一座小石桥,对面就是阴森森的城墙和高耸的气象台。进攻开始,解放军炮火对敌阵地首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急袭。 当解放军炮火向敌纵深延伸时,7连5班爆破员孙喜用炸药将敌人设在城墙边的一个大地堡炸毁,打开了通向城墙的道路。接着,7连第一爆破班(第6班)班长孙高亭带领两个战士,用一根三丈多高的竿子顶着60多斤的炸药包,将城墙炸开一个缺口。因缺口太小,连长肖锡谦又命令进行连续爆破。 就在送第四包炸药的时候,城上的敌人丢下大批手榴弹,城墙半腰处射孔里的敌、机枪也拼命射击。进行第四次爆破的第4班爆破员不顾敌人的火力封锁,冒着弹雨将炸药竿送了上去。过了一分钟,不见爆炸。 这时,6班长孙高亭经指导员同意,越过小桥检查未能爆炸的原因。他发现原来炸药包上的拉火绳被打断了,三个爆破员,两人牺牲,一人负伤。负伤的这位战士仍抓住炸药竿在缓慢地向上爬。孙高亭抢上几步,把战友救下来,又一口气爬上炸药竿,将挂在上面的绳头猛力一拉,然后纵身跳下,背起战友迅速往回跑。 不一会,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城头被炸开了7米深、8米宽的缺口。突击的道路终于打开了! 爆破后的硝烟尚未消散,架梯组的八名战士就抬起云梯飞快地冲过小石桥。这时,敌人突然向被炸裂的城墙缺口猛烈开火,在射击孔里和城头堑壕里不停地飞出成批的手榴弹、燃烧弹、照明弹。架梯组的战士有的牺牲了,有的负了伤,四丈多高、三百多斤重的大云梯也被敌人的火力打断。7连三次攻击都未成功。 这时已是9月24日凌晨两点半钟。乌云遮住了月亮,浓烟烈火弥漫着护城河两岸,城半腰的射孔里还不时地吐出一道道长长的火舌。由于连续攻击受挫,7连干部战士的心情都很焦急沉重。 就在这时,团政治处主任王济生赶来,他亲切地安慰大家说;“不必难过,不要灰心。你们已经炸开了缺口,又获得了经验。一次不成,再来一次!”接着,他郑重地宣布:“团党委和团着长相信你们能够完成任务,已经决定不换第二个突击连,还是由你们连继续担负突击的任务!” 王济生主任和7连指战员研究了三次突击失利的原因,调整了组织,指定了各级干部的代理人。决定乘我军发动炮击时,把部队运动到城根底下,把梯子准备好,待炮火延伸后即发起攻击。 凌晨3时7连行的第四次攻击开始了。解放军的炮火刚刚在城头上爆炸,连长就带领架梯组和突击班悄悄地穿过小石桥直奔城墙根,待炮火延伸后,他们即把云梯靠上城墙。但是云梯不够高,距离城头还差一米多,架梯组的成员急中生智,几个人用肩膀顶住云梯使劲地挪近城墙,梯子几乎直立起来。 连长喊了一声“上!”二班长李永江首先爬上云梯。当他爬到梯子顶端时,发现爆破的豁口与他还有一段距离,周围又没有攀附的物体。 他正在着急时,跟随的战士于洪铎低声说:“踏住我的脑袋上!”李永江借助于洪铎的肩头,身子一挺,两手抓住城垛,然后纵身迅速跃上城头。 顷刻间,两侧的敌人蜂拥而至。李永江伸手从胸前抽出一颗手榴弹,投向敌群,并趁敌人混乱之际,取下背上的汤姆枪,一扣扳机打了个扇面,又抢上几步,占领了气象台东北角的一段短墙。接着,二班的战士一个个依次踩着肩头不断登城。 从气象台里冲出来的三十多个敌人,有的被打死,有的缴了枪,有的在后退时慌慌张张地摔下城去。 二班在连长肖锡谦的带领下,冲进气象台的院里,占领了阵地,准备迎击敌人的反扑,掩护兄弟连队登城。随后,第8连和第9连也相继登上城头,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此时,7连指导员彭超命令通讯员把特定的红旗插到东北角的城墙上。接着,3团的第2营和第3营以及团指挥所也先后登城,并迅速向城内发展进攻。 下午4时,他们与兄弟部队一起,从东南角攻进“新省政府”,并在黄昏时把城内的守敌全部肃清。受命死守济南的老蒋爱将王耀武自知大势已去,化装后突围出城,果然在逃至寿光境内时被解放军活捉。 济南战役胜利结束后,10月10日,第5师在驻地召开授奖命名大会,会上宣读了山东兵团对第3团的嘉奖令,并将绣有“济南第一团”的大红锦旗授予该团。嘉奖令号召全体指战员学习第3团坚决果敢、勇敢顽强、机动灵活、前仆后继、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要求各部队永远保持和发扬解放军的这一光荣传统。